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小时候_10

小时候
我在小学调皮捣蛋有那么一帮叫叔叔阿姨的人宠着,而在另一个地方就没有这样的人了,而我却依然我行我素,自然会吃苦,于是便有了求学生涯中第一个伤害我的老师
六年级的那位相貌气质俱佳的班主任,在我眼里很完美,确不是对我完美
一次早自习她下来检查作业,我由于偷玩便没做,她问我理由,我很知趣的说不想做;她熊着脸要我尽快补上,那时的我在班中还能排上前十,但在我看来这种名次对我这种吊儿郎当的学生可以了,但她却不满意
我却很迅速的补完了,上午第二节,她的语文课,还没响铃,她过来敲了敲我的桌子,低头写字的我知趣的站了起来,心急的翻找了一会(我桌子乱的是出名了),她有些烦,但我还是把作业交在了她的手上,她看了没有三秒钟来,连第二页都没有看完就还到了我的手上,我随便在桌子轻轻(注意这个字眼)一扣(还有这个动作),便坐了下来,谁知这个动作被刚回头走了两步的她给听见了(耳朵真好),她定了定,又回到我桌边,敲了敲正在找书的我, 站起来! ,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严厉给镇住了, 听到没有! 。我木木的站起来, 滚出去(她说了脏话)! 。我脑子一片空白,随后她说什么批评我的话全部都不重要了,她完美的形象已全部塌在了我的眼中,我幼小的心灵突然书去了方向,我疑惑的自问,为什么她没有她(青梅竹马的她)完美,是我错了?
对,我错了
但就在我木木的走出教室后,竟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,我恍恍惚惚的游荡在空旷的学校里,脑子里胡思乱想,害怕、解脱、失望、迷惑、茫然
所有青春的词语在那时都适合我,而我却找不到哪怕一个理由来让我认错,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错在哪。后来同桌(贾晓娜?于格? 忘了),告诉了我些许提示,就因为我那轻轻的一扣,注意,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,是轻轻的,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轻轻
我认命了,我承认了那轻轻的一扣伤及了她的尊严,我错了,我错在了把她看作女神一样完美,却给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那在我看来很 高贵 的伤害,也许第一次伤害即使不是她,也会有另一个人来完成,但我真不希望是她
就像把碎玻璃假装不小心揉进了心脏,明明已经不能再心跳,却还要一直演示下去,那种面带笑容的恶心是最让人不能忘记的
这种事我并不打算收场,但她还是叫来了父亲
当有人告诉我这个消息时,我第一反应却成了憎恨,我骗不了自己,那种感觉是憎恨,在当时有些很烂的差生才会被叫家长,而我已被这消息气着了,她那个已经很平淡的形象变成了肮脏的恶心,我早有心理准备,却被自己的反映给吓着了,是那样的愤怒,不,是把愤怒给变质憎恨
我放下手头的事,深吸了一口气,去了办公室,面对了那个道歉的现实。
整个过程我一直逼迫自己走神,让我不再想像那张丑恶的嘴脸,但即使是这样,她仍然使我体会到了生命的不完美,对,不完美,没有任何人除外
那个小小的伤口被无情的撕扯的更大,撕扯,是无情的。伤口慢慢的愈合,结了痂,仍是会被不时的拿来摩擦,每一次都是我无尽的疼痛。心疼,心痛,疼和痛,有区别吗?
她让我恢复了上课,从此我不在看到她的好,满眼的丑恶,在我眼里她那些优点已经成为累赘,处处都不如我的眼了
我的语文成绩也一落千丈,我的排名也滑下前十,对她的憎恨持续的整个六年级到小学毕业
当我憎恨的她牙痒痒时,就会用笔在桌子上重重的写上她的名字:马志秀。在任何空白的地方含沙射影的骂她,敏感的同位发觉了我的举动,告诉了她,她在课上批评了我,指桑骂槐的说我在桌子上乱写,我奇怪她怎么会知道时,同桌红着脸低下了头,而我竟然有了一丝高兴,应该说声谢谢对同位(真忘了这位好同位是谁了),谢谢她让她知道了我还在恨她,让她知道伤痛并不会凭空消失
恨她是要付出代价的
我从小就追求漂亮字体,经常在空白的地方写一些字,那次语文测验的卷子上,我感到 马 这个字写得不够好,就在空白的地方试试手,就写了三个 马 。
马 是她的姓
办公室里我高傲地仰着头,像一头不训的野马。她说了好多大道理,声色俱佳,去不适合我,我听完了,又高傲的走了,但在我脚后跟还没出办公室她又喊住我,我心生了厌恶,又退回来,她说我的姿势她嚣张,很像痞子,我心里竟然有些高兴,她要我重走,我心中骂道,连我老爹老娘都没说我什么,你倒是能挑我毛病(哎,当时年轻啊),我又往外走,姿势依然不改,她又叫住我,重走,如是三番,我还是没变,心中不禁有了火,她也有点烦了,放我走了
从那以后我竟然开始注意别人的走路姿势,才发现自己的姿势很丑,自己在家对着镜子练习了好多遍,知道那个怪姿势不再出现,这也成为我后来观察人的一个习惯的一个方面了
再次见到她是在高三的大修回家的车上,她依然气质非凡,而我却对她的直视视而不见,只在下车时客气地打了一声招呼,便走了
到现在了,我仍然不想见她
只是因为那次伤痛太深,我忘不了
随机推荐: 芦苇浮漂 宝飞龙 陈情令吊坠同款 露脐上衣女潮 舒达床垫旗舰店官方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