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重访香格里拉的秋天(一)

重访香格里拉的秋天(一)
重访香格里拉,秋天似一首朦胧诗。在云端,在梦中,在林海雪原,在江河湖泊......
久别重逢,每一片叶子的炫丽似乎都想把香格里拉的秋天之美推向完美的极致 题记
2013年10月25日,受迪庆藏族自治州招办原主任老尧(藏族)的盛情邀请,我和妻子遂取消拉萨飞往成都的行程,重访香格里拉的秋天。
拉萨至香格里拉航程千余公里,云端穿行,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,此时仅露出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冰山一角,颇有 点破清光万里天, 南北各万里,有云心更闲 的惬意。
回想起刚刚过去的由滇入藏近两千公里的艰难行程,苦尽甘来,历历总总,浮现眼前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那么倍感亲切,如今飞越千里横断山脉,不过三、四十分钟光景,万千慷慨涌上心头。
云端袅瞰香格里拉; 蓝天携手白云,溜在雪山峡谷之间,看不出丝毫的萧瑟;横断山脉千韧,沉浮于云海之间,秋色熠熠,流金溢彩;云岭、白马雪山,梅里雪山、哈巴雪山,会聚于怒江、金沙江、澜沧江畔,香格里拉的美景任凭秋色随意的点缀,尽收眼底,江山如此多娇。
飞越横断山脉,怒江、金沙江、澜沧江,一路同行,壮怀千里;或惊涛裂岸,或蛰伏蜿蜒,终于在云岭之南分道扬飙、奔向各自的大海;梅里雪山飘然于云海雾朦之间,傲然挺拔出海拔6740米的卡瓦博格;明永冰川冰清玉洁,从海拔6740米的绒藏卡瓦格博一直铺展至海拔2230米的明永村森林地带,大气铺呈,荡气肠,在寒光雪影中隐约出英国作家詹姆斯 希尔顿的《失去的地平线》中的香格里拉秘境,让人浮想连翩。
回望祖国大好河山;犹似一幅大写意的中国画长卷,荡气肠,宁静致远,美哉!壮哉!
十余年前,中甸县为 香格里拉 之名在与川、藏、青海的较量中胜出,终被民政部命名为香格里拉县,当地政要欣喜若狂。香格里拉乃外来之词,本源自英人希尔顿的传奇小说《消失的地平线》,对于昨天与今天的中甸人而言,溢美时尚。为此,我和妻子特向时任迪庆藏族自治洲招办主任的老尧恭贺,老尧的回答颇为意外,曰;中甸之名,千年有之。据汉文史书记载:唐代属吐蕃神州都督地,吐蕃曾以中甸为前沿据点,经营并控制南诏七十年之久。元代为宣政院直辖地,明中叶后属云南丽江军民府,清雍正二年(公元1724年)设中甸厅,辖于云南省。 1950年5月10日,中甸和平解放,归属丽江地区行署。1957年9月迪庆藏族自治洲成立,实行民族自治,州府于中甸县至今。如今改革开放,竟需借英人希尔顿小说《消失的地平线》为其正名,不甚痛快! 香格里拉,我本以为是一个充满着诗意的地名,何曾想到;对于老尧,却隐含崇洋媚外的疑虑。
离开拉萨贡嘎机场一小时后,抵香格里拉上空,香格里拉的秋天,似梦回故里的我,又遍历了轮回的情缘,千里风尘,些许凉意,些许清澈,些许憧憬。香格里拉若隐若现,云海茫茫,一瞬空白的朦胧,一霎千年的交织。从青藏告原南来的鸿雁,你是否带走了我在藏北草原的牵挂?纳木措和羊卓雍措的念想?纳帕海的秋天,你是否读懂了我对你的留恋?夕阳西下,你是否留住了我的期盼?重访香格里拉,秋天的情调,踏着一片片金黄的树叶,一步一步走进我的心里。
秋天是香格里拉最美的季节,香格里拉的秋天是中国最美的秋景之一。于今重访香格里拉,秋天,那些无法抹去的时光熠熠再现,让我无法忘记郁达夫的话----我愿用大半辈子的生命来留住这秋天!
随机推荐: 优惠卷 购物优惠券 淘宝优惠券 天猫优惠券 九块九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